鹫峰鹦鹉 阅读答案。急急急。

财经新闻 2020-01-09185未知admin

  就在这时候,我忽然看见,那棵树的最顶端处,矗立着一片玉米穗大小、毛绒绒的绿叶,像是树王头上一顶绿色的王冠。但那不是绿叶,而是一只大鸟。确切地说,是一只翠绿色的鹦鹉。它的身...

  就在这时候,我忽然看见,那棵树的最顶端处,矗立着一片玉米穗大小、毛绒绒的绿叶,像是树王头上一顶绿色的王冠。

  然而,这只鹦鹉站立的和姿态,却又实在太不像鹦鹉了。它高高地盘踞在古松的顶端,像一只老鹰一般,昂首挺胸,俯瞰众山,居高临下,目空一切。

  它没有答理我,忙着用自己的钩嘴和双脚来回倒换,在树顶上灵活地走来走去。后来它歪着脑袋瞥了我一眼,猛地张开翅膀飞了起来,强劲的翅膀像两片对称的绿叶,一阵绿色的山风。它发出一声声清脆而温婉的低吟,从高高的山顶,十分舒展而惬意地掠过幽深的山谷,消失在莽莽林间。

  但这却是在京都远郊的野外山林,海拔几百米高的山顶。更尤其,最低气温零下二十几度,冬季长达三五个月。

  如果那是一只春来北归的大雁或是天鹅,也许不足为奇。但鹦鹉原产于热带和带,北方的山林里,尚未听说过有野生鹦鹉,难道是大鹦鹉吗?

  它究竟从哪里来?——同鹦鹉会见,总共只有短暂的两分钟时间。而因着这一只亲眼所见的“野生”鹦鹉,留给了我一连串的问题与问。

  想起了家养的鹦鹉,素有逃亡的习性,我就写过一篇散文,题名“鹦鹉流浪汉”。再看它那么翠绿鲜亮的羽毛和自信傲慢的气度,我宁可相信它是一只从谁家的鸟笼中逃跑出来的鹦鹉。说不定,它就是从我家、从我父母家里跑出来的那只鹦鹉呢。

  可是它在这漫长的寒冷的冬天里,以何物充饥呢?它能在雪层底下去寻找树种草籽、昆虫蚂蚁吗?它住在哪里呢?以往娇生惯养的笼中之鸟,会在树上自己搭窝吗?又怎样野物的袭击和恶劣天气的侵害呢?

  不必再问。不用担忧。看它那踌躇满志的样子,足见衣食无虑。如今它已在鹫峰安身立命,悠然独处。它的翅膀被山野的风得矫健,它的目光被绿色的森林浸润得睿智;它的声盘旋在山谷里,引发了不知名的小鸟温柔而深情的回应,一声声从树梢上升起……

  展开全部就在这时候,我忽然看见,那棵树的最顶端处,矗立着一片玉米穗大小、毛绒绒的绿叶,像是树王头上一顶绿色的王冠。

  然而,这只鹦鹉站立的和姿态,却又实在太不像鹦鹉了。它高高地盘踞在古松的顶端,像一只老鹰一般,昂首挺胸,俯瞰众山,居高临下,目空一切。

  它没有答理我,忙着用自己的钩嘴和双脚来回倒换,在树顶上灵活地走来走去。后来它歪着脑袋瞥了我一眼,猛地张开翅膀飞了起来,强劲的翅膀像两片对称的绿叶,一阵绿色的山风。它发出一声声清脆而温婉的低吟,从高高的山顶,十分舒展而惬意地掠过幽深的山谷,消失在莽莽林间。

  但这却是在京都远郊的野外山林,海拔几百米高的山顶。更尤其,最低气温零下二十几度,冬季长达三五个月。

  如果那是一只春来北归的大雁或是天鹅,也许不足为奇。但鹦鹉原产于热带和带,北方的山林里,尚未听说过有野生鹦鹉,难道是大鹦鹉吗?

  它究竟从哪里来?——同鹦鹉会见,总共只有短暂的两分钟时间。而因着这一只亲眼所见的“野生”鹦鹉,留给了我一连串的问题与问。

  想起了家养的鹦鹉,素有逃亡的习性,我就写过一篇散文,题名“鹦鹉流浪汉”。再看它那么翠绿鲜亮的羽毛和自信傲慢的气度,我宁可相信它是一只从谁家的鸟笼中逃跑出来的鹦鹉。说不定,它就是从我家、从我父母家里跑出来的那只鹦鹉呢。

  可是它在这漫长的寒冷的冬天里,以何物充饥呢?它能在雪层底下去寻找树种草籽、昆虫蚂蚁吗?它住在哪里呢?以往娇生惯养的笼中之鸟,会在树上自己搭窝吗?又怎样野物的袭击和恶劣天气的侵害呢?

  不必再问。不用担忧。看它那踌躇满志的样子,足见衣食无虑。如今它已在鹫峰安身立命,悠然独处。它的翅膀被山野的风得矫健,它的目光被绿色的森林浸润得睿智;它的声盘旋在山谷里,引发了不知名的小鸟温柔而深情的回应,一声声从树梢上升起……

  2.(1)观众:是冷漠、市侩,有时还会的群体的线)铁笼:是人类制造出来的色彩、冰冷无情、的囚具,代表。(3)“我”:代表了有、有灵魂的那类人。

  3.“我”明白了被在笼中的不只是一只虎,更是一个不、不苟活的灵魂;明白了人类在其面前的庸俗、猥琐和;明白了在悲怆和困厄中,人应超越,庸俗,抵抗,奋然前行。

  五、1.不行。因为“笔直”只是强调直的程度,而“直挺挺”不仅有“直”之意,而且形象地写出老虎困于铁笼的窘态,所以不能改动。

  3.不能,因为“听说”一词说明了材料的来源,未经查核;而它后面的诗句则丰富的诗的内涵,强调老虎受的严重程度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20 暗黑风口头禅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