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获得融资他是军统局少将处长、戴笠的得力她是青年、《延安颂

家居新闻 2019-07-11199未知admin

  原军统少将沈醉有着传奇的一生。他18岁加入复兴社处,28岁即升为军统局少将处长。1949年12月,他以云南区专员兼保密局云南省站少将的身份,迫于情势加入云南省卢汉发动的起义。然而,当云南解放后,他又被当作“要犯”而投入。以后,沈醉又被以“战犯”的身份转入重庆“白公馆”、“功德林”等地关押,接受。1960年11月,沈醉获得“”,恢复,并任全国政协文史专员。1967年11月,沈醉再次被关入“秦城”。1972年11月,沈醉被。1979年春,沈醉获得彻底,被恢复“起义将领”的身份,并历任多届全国政协委员,享受副部级待遇。1996年3月18日,沈醉因患结肠癌逝世,享年82岁,其骨灰被安葬于八宝山公墓。

  沈醉的一生跌宕起伏,既有过“一帆风顺、春风得意”的时候,又有过“灰头土脸、败走麦城”的阶段。早年,他大、军统局副局长戴笠,于蒋家王朝。他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志士的手段,深获“戴老板”的赏识,从而得以“平步青云”。当其已被即将起义的卢汉时,深知“识时务者为俊杰”的道理,作出了正确的选择,命令部下放下武器接受起义。在“战犯管理所”的11年中,沈醉才真正认识到自己当年对人民所的,充分认识到对他这样“十恶不赦”的战犯,依旧是宽宏大量。因此他自觉地接受,从而获得新生。

  关于沈醉一生中的婚恋史,我们可从1983年,由沈醉、其身边的小女儿沈美娟整理出版的《我这三十年》一书中知晓,他曾经有过两段婚史。

  沈醉的原配夫人粟燕萍,是沈醉任军统临澧特训班教官时的学生。1938年,18岁的粟燕萍嫁给沈醉,11年生育了五女一男六个孩子。1949年,沈醉将其一家老小送往。上世纪50年代初,当粟误悉沈醉已不在时,为了不得已改嫁他人。

  沈醉的续配夫人杜雪洁,原是修女,后为医院。1965年,已是40岁的杜雪洁与沈醉结婚,两人未曾生育,相伴终老。

  然而,1987年同样由沈醉、沈美娟整理出版的《生涯》一书中有了变化,增加了沈醉在与粟燕萍结婚前,他还有一位叫“白云”的初恋女友。该书还讲述了沈醉与这位“白云”小姐是如何从相识到相恋的,然而最终“白云”离他而去,奔赴延安。

  2001年,在沈美娟撰写的《我的父亲沈醉》一书中,披露了“白云”乃是使用的化名。并说明,当年是出于不影响当事人声誉的考虑,在《生涯》的一书中不仅隐去其真实的姓名,同时还隐去了沈醉曾与“她”同居了近3年,并有过一个孩子的真实往事。

  原来,沈醉的初恋女友真名叫“莫耶”。或许,人们对“莫耶”这个名字有点陌生。然而,提到歌曲《延安颂》,人们就非常熟悉了。这首大气磅礴的歌曲创作于1938年春,词作者就是莫耶。

  沈醉,字叔逸,号沧海,祖籍江苏扬州,1914年6月3日生于湖南湘潭。祖父沈德仁,以贩私盐而发家。到了父亲沈俊卿时,家道已中落。

  沈醉幼年在家乡上私塾,15岁考上长沙辅仁中学。初中尚未毕业时,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变,因沈醉带头组织上街而被学校。

  为了谋求出,18岁的沈醉于1932年秋独往上海,投奔任复兴社处(军统的前身)上海特区区长的姐夫余乐醒,担任交通联络员。

  沈醉仪表、机敏过人,自幼学过南拳,且身手不凡。故被复兴社处处长戴笠所赏识,1933年被提拔任上海法租界情报组组长。为了掩护自己干特工的秘密身份,沈醉化名“陈仓”,并“湖南湘光通讯社驻沪办事处”的记者身份出现在场合。到了1934年底,沈醉又增加了担任“淞沪警备司令部侦查大队少校行动组组长”的公开身份。

  由于沈醉忠心耿耿地为戴笠,在、地下组织和进步人士中屡出“成绩”,逐步成为戴笠的,“事业”上可谓是“顺风顺水”。

  祖父陈纲尚为旅缅华侨,建筑商。祖母马尔树系缅甸人,故而陈爰身上有着1/4的缅甸混血。1907年全家回国定居。

  父亲陈铮,曾任地方民军少将旅长、县长、海军陆战队团长,1932年任地方民团总队长。陈爰自幼聪慧好学,当年随父移居厦门鼓浪屿,就读于慈勤女中。陈爰才华横溢,14岁时就在《厦门日报》上发表了她的习作散文《我的故乡》。

  1933年6月起,陈爰的诗歌、散文、剧本等屡屡出现在上海《女子月刊》等报刊上。从陈爰的文章中,不难看出她成熟老到的文笔和激进的思想。次年,陈爰与同学创办进步刊物《火星》,在创刊号上发表了陈爰的小说《黄包车夫》。被其父陈铮发现后,父女两人因此发生激烈争吵,加上陈爰对其父抛弃陈爰母亲,如何获得融资另娶姨太太的做法极度不满。于是,陈爰决心摆脱封建家庭,追求而的新女性生活。在祖母和母亲的帮助下,陈爰前往上海,投奔她曾经多次投过稿的《女子月刊》社。

  《女子月刊》是由商务印书馆编辑、复旦及暨南大学教授姚名达与夫人黄心勉所创办,是一本追求妇女解放的进步刊物。此刻,已有4个孩子的黄心勉正罹患重病,迫切希望陈爰的加入。

  1934年8月,陈爰来到位于上海康脑脱(今康定)与延平转角太平坊附近的《女子月刊》社后,即被姚、黄聘为社主编。

  沈醉从小在母亲的下,学会谨慎。虽每月有300元大洋的收入,但其烟酒不沾,嫖赌不涉,在外人面前就是一“正人君子”。

  因戴笠的关系,沈醉与陈铮有过一些交往,陈铮便托付沈醉帮助照料年仅16岁的女儿陈爰。于是,两个年轻人得以相识。

  陈爰中等身材,红润的圆脸,一对微凹而又黑又大的眼睛,显得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。而陈爰出众的文学素养,更令沈醉为之折服。

  沈醉因自小受曾是“南社”的母亲影响,在唐诗宋词方面也有些功底。加上沈醉同时具有“记者”和“军人”的双重身份,也令涉世不深的陈爰对这位年仅20岁的“少校”颇有好感。

  由于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,一有空,两人便相约一起打网球、听音乐、看话剧、畅谈文学和诗词……两个年轻人因此迅速坠入爱河。

  对于同时被丘比特箭射中的两人来说并不对等,因《女子月刊》为进步刊物,早就是沈醉的盯防目标。因此沈醉对陈爰是知根知底,而陈爰根本不知道沈醉是的线年春的一天,沈醉因一名地下党人,从三楼顶摔下,左眼珠被竹竿挑出。沈醉被部下急送医院救治,戴笠特地请来著名的外国眼科医生为沈醉手术。陈爰获悉后,对沈醉说是安装天线而不慎坠落的谎言不疑,便立即赶至医院悉心照顾沈醉。当沈醉伤愈出院后,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。

  然而,沈醉母亲罗群竭力反对儿子的这桩婚事。这位以三从四德为标准的老人,对追求进步、在外抛头露面的新女性陈爰大为不满。另外,戴笠认为陈爰思想激进,是个“”,故不同意。

  在热恋中的年轻人面前,任何的反对往往都是无济于事,有时反倒会成为一种催化剂,沈醉与陈爰便不顾一切地开始秘密同居。第二年,陈爰在辣斐德(今复兴中)的一家妇孺医院里生下一男孩。

  按照沈醉的想法,此时陈爰就应该在家做个全职太太。如何获得融资而陈爰不同意,她表示,“如若不工作,宁可不结婚!”加上陈爰产体不佳,沈醉也只好将儿子交与自己一个姓苏的部下妻子代为抚养。

  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爆发,刚刚回到上海的陈爰立即加入“上海抗日救亡演剧第五队”,进行抗战宣传。

  此刻,沈醉也接到戴笠的命令,如何获得融资将率领一潜伏组秘密进入日本人集居的虹口区,收集日军情报。临行前,沈醉想对陈爰的生活做些安排,便打电话约陈爰去黄浦江边,一个他们谈情说爱时常去的地方。

  两人刚刚见面,陈爰的一番话令沈醉为之大吃一惊,“我们一起去延安吧!”沈醉立即表示不同意,并竭力劝阻陈爰也不要去。见陈爰执意的态度,万般无奈的沈醉道出了他真实的身份。

  陈爰与沈醉虽然平时在一些观点认识上有着很大分歧,但令陈爰万万想不到是,一个曾经与自己共同生活了近三年的亲密恋人,竟然是个,一个人的。

  陈爰脸色苍白,深深地叹了口气,喃喃地说:“想不到竟是这样!”说完,扭头就走,消失在茫茫人群中。

  不久,沈醉得知陈爰已去了延安。无奈之下,只好将儿子送给那家人改做养子。多年后,沈醉将这个孩子送去读航校,1949年这个孩子随校去了,从此音信全无。1938年夏,已任军统临澧特训班教官的沈醉,通过在武汉的《新华日报》上刊登寻人启事,经陈爰在《女子月刊》时的原同事赵清阁(解放后任上海天马电影厂编剧)的帮助,与在延安的陈爰取得了联系。陈爰在回信中告诉沈醉,他们的订婚戒指以及所有沈醉送她的首饰均捐给了抗日团体,并表示对自己奔赴延安的行为绝不后悔。

  1937年10月,陈爰随演剧队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圣地延安。陈爰将自己的名字改为“莫耶(即莫邪)”,意思是就要像鲁迅《铸剑》书中描写的那把锋利宝剑。

  1938年4月,莫耶在延安高涨的抗日热情和根据地欣欣向上的氛围下,挥笔写下《延安颂》的歌词:“夕阳辉耀着山头的塔影,月色映照着河边的流萤;春风吹遍了坦平的原野,群山结成了坚固的围屏。啊!延安!你这庄严雄伟的古城,到处传遍了抗战的歌声……”后经郑律成为之谱曲。这首歌诞生后,赞誉,多年后被列入20世纪华人经典音乐。

  当《延安颂》在为中央演出时,首先起立为之鼓掌,也曾亲自指挥过大家合唱这首歌曲。《延安颂》很快传遍了,大批青年唱着这首歌奔向延安,加入抗日救亡运动的中。

  1947年秋,沈醉曾特地去过一次延安(因战略需要,中央曾于当年3月主动放弃延安),他此行唯一的目的就是想探寻一个答案:延安到底有何魅力,能导致10年前陈爰弃他而去?当然,除了宝塔山的雄伟外,最终沈醉也仅是看到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坡。就沈醉当时的和追求而言,是不可能在延安找到问题答案的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20 暗黑风口头禅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