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y有道醒了 我在三月走神

文化新闻 2020-11-0876未知admin

  慢一点,再慢一点。

  @画 福井良宏 [日本] 作品

  主播薄笙为你读诗

  小镇说

  现在算是春天了?仿佛北方的春天,更多还是意义上的。

  又或者这个春天太特别了,被诗人们反反复复的写到。有时,y有道觉得灾难还没有结束,现在在这里谈论无关紧要的春暖花开,甚至有一份的羞耻心。但换个角度想,也只有对春天的渴盼、对温暖的向往、对生命的热爱,y有道才配和活着相提并论。

  我在三月走神,也是在三月回归。回归土地,回归自然,回归——我。

  ▍我在三月走神

  想。想一片竹林

  聚焦三两株桃花

  幻想那一抺腮红

  画。画一条河流

  一群水鸭

  临摹三月的温度

  风微微 雨纷纷

  青翠 粉红 摇曳

  那个多姿的美人手持小扇

  写生的画家在此岸细细勾勒

  而我隔岸并不是观火

  任凭 走神的影子凌乱花间

  甚至 跌进河流

  ▍小雏菊静静地开了

  小区是安静的

  街道是安静的

  城市是安静的

  在每户人家的窗口

  是一双双被隔离的眼眸

  幸好,年前未开的小雏菊被我带回家

  河水平缓安静

  有鸥鸟们依然不知情地低翔

  它们不知类的隔离

  它们更应庆幸不属于野味

  秒刷的屏上

  有人在逃跑 有人在追堵

  有人在 有人在战斗

  有的人白天黑夜地顾不上害怕

  有的人平安在家也烦躁地吵闹

  又一个夜晚来临

  被指认凶手的蝙蝠仍然地振翅

  这些确凿的滔滔

  将多年前的历史再次验证

  我乖乖地呆在家里

  有时也按下起伏的胸口

  有时也任凭泪水的涨潮

  此刻 瓶中的小雏菊静静地开了

  ▍它们的鸣叫像悦耳的春天

  下夜班的上

  台阶两旁

  一丛丛迎春昨晚的苞儿

  已绽开二月的讯息

  娇嫩的小叶片儿

  仰着脸迎向晨光

  想那河堤的青草

  在不易察觉地渐升

  河岸的柳条 吐芽

  正和着清风轻轻舞动

  一些鸟雀们

  从这个枝丫跃到那个枝丫

  它们的鸣叫 在寂静的街道

  尤其像悦耳的春天

  我会回到家中

  清洗 打扫 烟火升腾

  侧耳

  仿佛拥有悦耳的春天

  ▍写 信

  月光被黑夜偷走。我试着在对话中

  像清澈的湖水向蓝天掏出内心

  尤其是纸上的空白

  更适合冲击萎靡的视觉

  和记载身体里的困顿

  写。

  不断地摁进从不示人的指印

  流淌。

  一字一句浸着水渍和纠缠

  立春的溪流,y有道冲刷冬日所埋下的冰块

  我提着一篮子被的魂魄

  在河边 濯洗出皎洁的月亮

  ▍望……

  这年的春天

  我的眼睛热烈

  逼仄的居室

  总是把目光投向更远更远的地方

  期望 。盼望。渴望

  这些沉默的词语被不断摩娑

  一个个暗淡的夜里

  竟也熠熠地发光

  我在词语中不停地低低

  母亲 孩儿爱人

  久违的。欠了多少温热的拥抱

  多少如我一样的喃喃自语

  樱花 桃花 油菜花

  饮下了油绿绿的雨水

  穿上风轻盈的羽裳

  在春天的田野山川漫天地舞蹈

  汩汩的

  遥望。眺望。希望

  纷纷地 跳跃着

  从一首洁白的诗中流淌

  ▍清晨小记

  枕际的那端凉寂着

  她拥紧着自己

  有光落在身上

  仿佛爱人的暖来到身边

  瓶中的腊梅还俏丽在枝头

  梳妆台的镜中一直空着

  鸟雀们不知情数字的增减

  从院子的这头扑楞楞地

  跃上那头

  依然 呼朋唤友

  呼啦啦地

  缀满香樟树的枝头

  迎春被逗得微微绽开了脸

  蔷薇饮下了二月的晨露

  瘟疫的日子说爱情不羞耻

  雾霾终会散去

  把你的囗罩摘下 从异乡启程

  带上那支玫瑰

  她巳开始幸福

  ▍迎春花

  台阶旁的迎春花

  开了么?

  它在幽暗中沉默

  我在小区坚守,防护 抵御病毒

  我可以想像

  

  藤条上缀着的盈盈苞儿

  我不敢上前

  察看清点

  夜晚也是有记忆的

  诸如睁着明亮眸子的我们

  而我

  生怕明早

  那些迎春的花苞儿

  在星辰下的夜晚走失

  ▍你看!阳光甚好

  许久没见你了

  我想象得出

  你在间里

  踱来踱去

  把眉头攒在一起的样子

  告诉你呀

  我在窗前对着一只蝴蝶发了会呆

  给墙角的绿萝浇了点水

  侧耳细听云雀们的私语

  小区的草径伸向远方

  我低头的莞尔一笑

  已轻轻地搭乘上早春的清风

  你看!

  阳光甚好

  ▍所有春天的孩子

  藤条缀满了绿茸的苞儿

  有的张开芽儿似的嘴

  哦!

  一朵。两朵

  灿然的 的迎春花开了!

  我是在清晨的迷糊中

  前的

  我是被一阵清脆的鸟啼叫醒的

  这啁啾 这婉转

  如此的和懵懂

  让于梦魇的人们醒来

  迎春花在枝头一日一日地

  集攒更多的花朵

  鸟儿们有时在叶间

  有时停歇在电线间

  那么像在弹奏琴弦

  像欢唱一首儿

  所有春天的孩子

  ▍惊蛰

  有声音潜入这钝了的耳膜

  华为Mate40Pro和三星S20Ultra性能对比:差距很明显

  听!

  它们那样密集的悦耳的

  叫声或或私语

  这些如常的鸟儿们

  已经在窗外热闹多时了

  身体薄凉

  被子薄凉

  氤氲的室内 空气似乎也是薄凉的

  我所遥望的

  泥土 草地许是醒来了吧

  雾霭许是渐渐消散吧

  河岸的油菜花丛愈亮了吧

  那掩映中的桃花

  许是一朵比着一朵娇羞

  嘤嘤的小蜜蜂们嗡嗡地迷醉了

  寂静。这空空的寂静

  让我也从寂静中醒来

  借鸟儿的和阳光的一双翅膀

  让我在春光中舞蹈

  飞翔。飞向爱和阳光

  等待伤口上重新开出玫瑰

  等待有人在春天,只看见你的光

  诗人手稿

  本文由小镇的诗整编,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微信:baishuijianxinyinxi

  给喜欢收藏的你

原文标题:诗y有道醒了 我在三月走神 网址:http://www.ahfktc.com/wenhuaxinwen/2020/1108/130977.html

Copyright © 2010-2020 暗黑风口头禅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